• 日历

    2022年11月
     123456
    78910111213
    14151617181920
    21222324252627
    282930  
  • 功能

猫咪网址

Posted By on 2022年9月8日

但凡是与文字打交道的人,大致可以分成好几种。

一种是科研型的,无论所属领域是社会科学或者是自然科学,当然在魔法界中则多了一块魔法理论,他们承载着传递和产出知识的重要责任——诸如巴希达·巴沙特、阿不思·邓布利多、纽特·斯卡曼德,其实都属于这方面的领军人物。

一种是追逐利益的媒体,例如《预言家日报》的丽塔·斯基特,他们日常做的最多的事情,就是搬运和挖掘各种实时热点,必要情况下,也可以进行一些博人眼球的艺术加工。

不过改编不是乱编,为了保证自身的公信力,大部分情况下这些媒体报刊的从业人员也都不敢做得太过,稍微撩拨一下公众的情绪也就差多了。

而最后一种,则是类似于谢诺菲留斯·洛夫古德这样的幻想创作者。

世界在他们眼中有着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打开方式,对于完沉浸在自己世界的他们来说,平日里与人交流最常见的一句话就是——我不要你觉得,我要我觉得。

严格意义上来说,其实魔法界知名畅销作家吉德罗·洛哈特,也是这样的一类人。

只不过相比起洛哈特,洛夫古德先生的执拗程度要更严重一些。

这一点,从《唱唱反调》坚持不懈地收录各种社会怪谈就能看出来,哪怕是风评被害,谢诺菲留斯依然只会在意去追逐和找寻他眼中所认定的“真相”,而这种人通常有一个非常标志性的形容词——头铁。

赫奇帕奇公共休息室旁边的空教室。

谢诺菲留斯·洛夫古德看着邓布利多和艾琳娜说道。

“魔法界一定发生了什么很重要的大事情吧?我是说您出现在对角巷、霍格沃茨被抵押、国外出现黑魔王活动的迹象、霍格沃茨历……虽然我并不清楚之前到底有怎样的联系,但是都直接或者间接有着您参与的痕迹。”

白袜子女孩修长美腿可爱甜美私房写真

按照之前的约定,艾琳娜把关押在女生宿舍里的扁头小胖鸡还给了卢娜,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讨论关于资助《唱唱反调》,以及佐证魔法纪元后续文章的发布问题。

然而,相比起魔法纪元,谢诺菲留斯·洛夫古德显然有其他更为关注的地方。

或许是之前在城堡门口的友好气氛,给了洛夫古德先生一些奇怪的勇气,让他几乎不过脑子地直接开启了这么一个尴尬的“记者采访”环节。

“呃……”

艾琳娜眨了眨眼睛,努力思考着怎么把这个话题糊弄过去。

要知道,此时她旁边那个老家伙可不是真正的阿不思·邓布利多,在面对这种剧本之外的意外提问时,指不定就会出现什么穿帮的回答——尤其是在抵押霍格沃茨的事情,这方面的统一口径艾琳娜不确定格林德沃是否知道。

但是比较尴尬的问题在于,谢诺菲留斯如今是在询问“邓布利多”,艾琳娜一时间也找不到一个比较适合的插入点来稍微圆一下场。

还没等艾琳娜想好说辞,耳边传来邓布利多不慌不忙的声音。

“只不过是巧合而已。作为一名上了岁数的老年人,又当了那么多年霍格沃茨的校长,不得不承认的一点,我实在是太容易成为魔法界各种事件之中的共通点了。”

邓布利多礼貌地笑了笑,摇着头一脸温和地说道。

“如果您有注意过上周的《预言家日报》,应该就会知道,魔法部已经进行了相应的辟谣,无论是国内国外。所以……我们还是继续讨论一下魔法纪元的事情吧?”

艾琳娜挑了挑眉毛,有些意外的看向身边。

这老土豆,应对得相当熟练嘛,不愧是当年搅动了整个世界的魔王。

“我从来不相信《预言家日报》的报道,那上面充满了恶臭的谎言和马屁。”

谢诺菲留斯·洛夫古德有些嫌恶地皱了皱眉,非常清楚地说道,脸上一副固执的表情。

“当然,这种庞大复杂的计划自然要尽可能保密,您会否认也是情理之中的。但是我只是想提醒邓布利多教授您一件事情,一定要小心那些假意臣服于您的妖精。据我所知,它们还有一只非常可怕的军队,它们极有可能驯服了一批巨型骚扰虻,随时有可能反攻魔法界。”

想要说服一个单纯的幻想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而最为关键的是,脑回路清奇的洛夫古德先生,这一次某些程度上确实准确的猜到了一些事实的真相——虽然在细节和因果上,或许会有很多脑补的成分。

“妖精?军队?骚扰虻?”

只见邓布利多扬起眉毛,脸上浮现出一抹困惑。

“咳咳咳,果然瞒不过你啊,洛夫古德先生。”

就在这时,艾琳娜轻咳了一声,湖蓝色眼睛闪过一抹若有所思的神采。

“不过对于这一点,邓布利多教授早已考虑到了,虽然肉眼无法发现骚扰虻,但是只需要使用一种简单的改良魔咒,就能避免它们顺着耳朵飘进来,把人们的脑子搞乱。”

“噢,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。”

谢诺菲留斯·洛夫古德眼神瞬间亮了起来,飞快地点着头,一脸激动地说道。

“当然,当然!作为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巫师之一,邓布利多教授肯定是知晓这些烦人而危险的小东西的,或许您可以了解一下我最近正在研发的防妖眼镜。”

“嗯?等等,洛夫伍德先生……”

邓布利多皱起眉头,目光在艾琳娜和谢诺菲留斯的脸上来回徘徊着,眼神中的疑惑越来越多——这两人,从刚才开始,一直在说些什么?

然而,还没等老巫师把话说完,忽然感觉到一直小手拽住了他的袖口朝着旁边拉去。

“不好意思,洛夫伍德先生,有些事情我可能需要跟邓布利多教授商量一下。”

艾琳娜略带腼腆地笑了笑,随即小声地在邓布利多身侧嘀咕着,“爷爷,这边来一下,我们的计划可能要临时发生一点变化了,我突然有了一个更好的想法。”

“欸?呃……好的。”

谢诺菲留斯·洛夫古德脸上的神情微微一呆,有些奇怪的看着被艾琳娜半拉半拽地拖到门口的邓布利多,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,心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产生了一种微妙的凝滞。

而另一边,教室门外的角落里。

“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,辣心老萝卜暂时分身乏术,无法来干扰我们的行动。因此,趁着这个宝贵的时间差,我们完可以做得更多。”

艾琳娜语速飞快地说道,一边看了看教室的方向,双眼里闪烁着如同星光一样的神采。

“我们完可以借着这个机会,彻底将《唱唱反调》绑上我们未来的战车,拥有了一个完处于我们掌控下的宣传阵地,您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”

“噢?”邓布利多扬起眉毛,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的这只白毛团子,“我不是很明白,提前说好,我可不会帮你施展什么夺魂咒或者威胁……”

“不用那么麻烦,只需要把他们带到霍格沃茨的地下金库就好了。”

艾琳娜摇了摇手指,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,“共同的危险秘密,难以承受的代价,可以预见的美好前景,这些东西可比什么魔咒要有用多了——这可是您之前教我的。”

“霍格沃茨地下金库……你是说那些来自古灵阁的金子?!”

邓布利多深深地看了一眼艾琳娜,嘴角几不可闻抽动了一下,“唔,我可找不到那个地方在哪里,阿不思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具体位置。”

面对老巫师的疑问,早有准备的艾琳娜头顶上的小呆毛得意地晃了晃。

“没关系,家养小精灵们都知道。别忘了,您现在可是阿不思·邓布利多啊,让伯利他们带路就好了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它们是可以直接在城堡里幻影移形的。”

“嗯,那倒也是,看样子你说的这个确实有可行性。不过……”

邓布利多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似笑非笑地看着艾琳娜,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“我现在可是阿不思·邓布利多啊,这样的事情想来还是有些不妥。而且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昨天的那三只叫花鸡,好像没有包含这方面的约定吧?”

“再加一只!唔……两只!别忘了,纽蒙迦德城堡的时候你答应过我什么。”

艾琳娜撇了撇嘴,毫不犹豫地说道。

果然,她就知道这个老家伙会趁机涨价,不过她可没工夫在这个时候跟老魔王讨价还价,直接利益和感情牌双管齐下,想要一举把这笔买一送一的买卖锁定下来。

“纽蒙迦德?我可不记得欠了你什么。”

只见“邓布利多”眯了眯眼睛,不为所动地摇了摇头。

“要知道,作为交换我也教给你了至少十几种魔法,以及一些学校里绝对不可能学到的魔法能力,比如你超乎常人的力量强化……”

“十几种?!强化魔法?!”

艾琳娜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,有些夸张地怪叫一声,一脸心痛地看着面前这个颠倒黑白的无耻老土豆——虽然说漫天要价坐地还钱,这是属于魔王的基本操作。

但是这种直接耍赖的行为还是太过分了一点吧?!

“除了爆炸咒和清理咒你还教了什么,至于魔文,严格意义上来说也只有一个UR治愈效果,后续的蛮牛力量的RUA还是我自己摸索出来的。”

“……嗯,我明白了。”

邓布利多眼里闪过一抹恍然,轻轻点了点头,“两只叫花鸡对吧?我答应了。”

“诶?”

艾琳娜有些狐疑地看着面前的邓布利多,她忽然觉得,似乎哪里有些不对的地方。

还没等女孩琢磨过味来,老巫师直接牵着她的手,重新走回教室之中,一脸和煦的看着等待在教室里面的谢诺菲留斯·洛夫古德,平静地问道。

“洛夫古德先生,您真的想要知道一切的真相吗?”

一边说着,老人朝着中年男巫伸出另一只手掌,“那么,就跟我来吧。”

“当然,真的可以吗?!”

谢诺菲留斯·洛夫古德喜出望外的点了点头,下意识抬起手握住邓布利多的右手,有些困惑的问道,“嗯,不过,您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真相并不在这里,我认为您亲眼看一下会比较直接。”邓布利多平静地回答道。

就在这时,看了看周围空无一人的环境,以及“邓布利多”至始至终都没有提出找家养小精灵的事情,再结合上之前的一些奇怪细节,艾琳娜终于反应了过来。

“等等!你不是老土豆……”

艾琳娜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。

然而,还没等她的话音落下,一阵熟悉的魔法光芒已经涌动了起来——幻影移形,霍格沃茨之中除了校长之外,没有任何人能够再完成这个魔法了。

天杀的盖勒特·叛徒·格林德沃,居然收了定金反手把她卖了!魂淡!

时间太短,已经来不及“rua”一声挣脱邓布利多的大手,艾琳娜迅速伸出空着的那只手,一把拉住旁边抱着扁头猫头鹰看戏的卢娜小可爱。

啪。

下一刻,伴随着一道光影扭曲,四个人影瞬间消失在了教室之中。

……

“阿嚏!”

霍格沃茨城堡另一边。

正在享受着中场休息时间的某位老魔王忽然打了个喷嚏。

嗯?难不成阿不思那边暴露了?不过,问题也不大。

作为一名守信用的魔王,他可没有任何违约的地方——他只是答应了艾琳娜,帮忙变成邓布利多去骗人,但是却没有说会出现在哪一边呢。

相比起应付那个小魔王,而且还要冒着被邓布利多唠叨的风险,他更愿意陪着这些头脑简单的魔法部官员周旋,这才是他擅长的领域啊。

那个小家伙还是太稚嫩了啊,但愿经过这次之后,稍微能够多汲取一下经验吧。

“阿不思·邓布利多”揉了揉有些发痒的鼻子,心安理得地继续消灭着手中的小饼干。

嗯,真好吃~

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

咕!四千字大章!

About the author

头像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