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日历

    2022年11月
     123456
    78910111213
    14151617181920
    21222324252627
    282930  
  • 功能

向日葵视频安卓官方下载

Posted By on 2022年9月8日

路易莎很熟悉付苏的这种眼神。

部落里原本就有一年一度的成年礼,能参加成年礼的孩子就意味着她们由孩子变成了大人,可以独当一面,后来为了适应路易莎,成年礼的持续时间从一天改成了一个月。

每到这时候,部落里适龄但是没有觉醒能力的小姐妹就会齐刷刷地站在她眼前,用这种眼神注视着她。

她们都渴望如年长的姐妹一样获得能力,为部落狩猎、保卫自己的家人和朋友,但尽管如此,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觉醒的,能自然觉醒的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,而不同的是,部落里的姐妹们还有第二次、第三次机会。

在每年的成年礼到来时,路易莎会尝试帮她们觉醒能力,虽然失败率很高,但毕竟还是有成功的机会。

每一个没觉醒的女生都可以连续两年参加成年礼,如果尝试过两次之后还是不行,就意味着她不太可能觉醒了,只能接受自己作为一个普通部落成员的事实。当一个普通部落成员其实也没什么,总得有人负责盖茅屋、缝补衣物等细致的工作,只是心里难免会失落。

当她们注视着路易莎的眼神由兴奋和期待转变为失落时,路易莎的心里也很遗憾,但没办法,她尽力了,她的手只是人类的手,并不是真正的神之手。

她打量着付苏的身体,这个孩子的脸庞还很稚嫩,但这边的女孩子普遍比部落里的女孩子发育得更早、更好,至少不再是儿童了。

付苏舔了舔嘴唇,央求道:“能不能给我试试?我也想拥有超凡能力!”

“等等!你不要太自来熟了!路易莎跟你又不熟,凭什么帮你?你以为路易莎帮助别人觉醒很轻松么?”蕾拉横插一杠,用中文呵斥道。

付苏被她吓得一哆嗦,又缩到了江禅机身后。

“等等!付苏跟你又不熟,有话好好说不行?你又不是路易莎的经纪人,凭什么大包大揽的替她做决定?”江禅机学蕾拉的口气说道。

清纯女主长发飘飘美如仙

他不认为付苏有必要觉醒能力,而且路易莎以前说过成功机率不高,很可能最后会失望,但也不应该挨骂吧。

他和其他人都不太清楚蕾拉与路易莎之间的关系有多好,但都感觉蕾拉像是把路易莎当成了私有物,根本不容他人染指,就算凯瑟琳对失明妹妹的保护也没到这种程度啊,摆明是利用路易莎语言不通的弱点。

付苏有婵姬学姐撑腰,再一想这是学校里,她有什么好害怕的,于是胆气顿壮,悄悄向蕾拉扮了个鬼脸。

“你……”蕾拉正要发作,旋即也意识到这是在人家学校里,在这里耍横无异于自取其辱。

“好了好了!停下!不要吵了!”路易莎听不懂中文,但能读懂现场的气氛,她看出他们的语气像是在争吵,而且很可能是因为自己而争吵,只恨自己听不懂中文,不知道他们在吵什么。

等他们不说话了,她对付苏说道:“我能理解你的心情,今天没有其他需要我用到能力的事,所以帮你试试也无妨……”

付苏正想欢呼雀跃,路易莎又补充道:“但是,我要先把话说在前头,我只能提高你们觉醒能力的机率,但归根结底还是要看你们的体质和……潜意识,也许不需要我帮忙,你过段时间也会自然觉醒,而即使我有帮忙,也未必会有用,你明白吗?”

她不希望付苏抱有过高的期待,然后收获更重的失望。

付苏点头如鸡啄米,迫不及待地说道:“我知道啦!就算我没觉醒,我也不会怨恨你,只怪我自己没用!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路易莎哑然失笑。

“没关系啦,都差不多!那么现在就开始吧?地点有什么讲究吗?还是说需要举行什么仪式?比如沐浴焚香更衣什么的……”

说到焚香,在部落里举行成年礼的时候会焚烧一种特殊的香叶,味道可以让人心情放松和平静,但这也令外界产生了奇怪的联想,认为那是迷幻香什么的。

“都不用,你太激动了,等你平静下来就可以。”路易莎摘下手套,“来,握住我的手。”

付苏因为太激动而手心出汗,她先悄悄在衣服上蹭了蹭汗,才对路易莎伸出双手。

两人面对面,双手相牵,相对而立。

“闭上眼睛,深呼吸,不要刻意想什么,也不要刻意不想,放任你心底最深处的思绪自由翱翔,无论你感受到什么,都不要抗拒。”

路易莎的声音仿佛有一定的催眠效果,付苏深呼吸几次之后,眼皮也如路易莎一样慢慢耷拉下来,处于似闭未闭的状态。

江禅机和蕾拉都没见过路易莎使用能力时的样子,两人都在专注地看着,显然这时候谁开口吵架都会令路易莎反感。

实验室门前这处位置,一般只有老师经过,相比于教学区和学生宿舍区更加安静,即使有老师来上班也是匆匆而行,没有打扰他们。

付苏一开始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,只能感受到路易莎手掌的温度、自己的呼吸和心脏、偶尔有老师经过的脚步声。

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但紧张而着急的心情一直缭绕着她,难以彻底摆脱,她心想是不是自己太蠢了,别人应该能一下子就恢复平静吧?

她发现自己忘了问这一过程要多久,有没有时间限制之类的,自己还剩下多少时间?

又过了一会儿,路易莎还是保持着原样,没说话也没动,而付苏在紧张之后涌出了疲劳感,自暴自弃地心想算了,看来自己跟超凡能力无缘,一会儿等结束之后一定要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,笑着说“果然不行啊”,然后等回到宿舍里再一个人悄悄抹泪。

她放下了期待,基本上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失败,而这时她才算是卸下了压力,真正的恢复了平静,而不是伪装出来的平静。

平静之中,周围的杂音仿佛在迅速离她远去,她看到一个置身于黑暗中的自己,但并不感到害怕。

她的感觉更加敏锐,甚至感受到路易莎手指上的脉搏跳动,而不知不觉的时候,她自己的脉搏仿佛与路易莎同步了,就像与路易莎连接在了一起,成了连体婴,共享一颗心脏,将血液泵入她们俩的身体。

等一下……泵进她身体的好像不止是血液,还有其他什么东西伴随着血液一同进入她的身体,随着血液流遍全身。

她的身体内部……内部极深处,产生了某种躁动,就如同被压在小石头底下的草籽在挣扎,想要拥抱阳光。

这种躁动迅速积累,却得不到疏导的通道,在她体内四处冲突,似是想要破壁而出。

付苏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,体内愈发难受,恨不得撕开自己的胸膛让这股躁动发泄出来,而就在这股躁动膨胀到快要撑破她的身体时,像是有人用针戳了一下气球似的,砰的一下,爆炸了。

躁动消失了,而爆炸的灰烬则在她的四肢百骸内沉淀,宛如漆黑冬夜里的雪花静悄悄地不断落下。

付苏猛地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的手心里和额头上全是汗,后背也湿了。

路易莎更早地睁开眼睛,注视着她的瞳孔。

“感觉怎么样?”路易莎问道。

付苏茫然,“结束了吗?”

“应该是结束了。”路易莎点头。

付苏讪讪地抽回自己的手,掏出纸巾递给路易莎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对不起,擦擦手吧。”

路易莎没接,而是继续问道:“有什么感觉吗?”

江禅机也关切地看着付苏,而蕾拉则在心里祈祷着不要让这个小丫头觉醒能力。

“感觉……你是指什么?”付苏还是很茫然,看了看周围,“刚才过了多久?”

江禅机没手机也没手表,凭借生物钟估摸道:“可能也就十五分钟吧,或者还不到。”

“这么短?”

付苏讶然,她自己的感觉像是过了一个小时左右,光是恢复平静之前那段焦躁期似乎就有半小时了。

她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,确实没过多久。

“我什么感觉也没有……是不是失败了?”她问道,心里早已不抱任何期待。

“我不知道,这得问你自己。”路易莎摇头,“我可以肯定的是,你的体质应该没问题,我感应到了你体内的源能反应,并且产生了某种共鸣,我看到你在赛道的终点线前徘徊,然后我‘推’了你一把,试着把你推过那道你迟迟没有跨过的终点线,但最后是否真的跨过去了,我这边不太清楚。”

付苏更加困窘,她努力试着从体内感觉到什么,但除了感觉自己急出汗之外,还是什么都没有。

“我应该感觉到什么?那些成功被你激活能力的人,她们之后都有什么感觉?”她问道。

“因人而异。你不要着急,每个人在刚才的过程中所看到的、感受到的都不一样。”路易莎安慰道,“你知道,想自然觉醒能力,体质、潜意识和情绪上的契机缺一不可,如果是自然觉醒能力的,由于是在情绪的冲动下觉醒的,觉醒后应该会马上使用出能力,不论那是杀人的可怕能力,还是单纯的身体强化。”

她想起那个被父亲殴打致死的村女,当时村女应该已经在觉醒的边缘了,而她在无意中“推”了一把,结果村女觉醒后立刻释放出某种能吞噬生命的能力。

“但是,如果是在刚才的过程中被我激活能力的人,由于她们是在平静中被激活能力的,没有迫切使用能力的需要,所以并不会立刻就使用出能力,甚至她们自己都不知道是否觉醒了能力,以及自己觉醒的是何种能力,有些能力相当隐蔽,自己都很难发现,这都是很正常的,所以需要自己去感知和探索,从而正确地认知自我。”路易莎解释道。

“哇!路易莎你的口吻……感觉你很适合当老师啊!”付苏心直口快。

“因为看了你们的教材,再结合我自己的体会,得出的一点儿经验之谈而已。”路易莎很谦虚,实际上教材里只记录了自然觉醒的三要素,但如果不是看了教材,她也说不出“情绪的契机”这么准确的词汇。

江禅机问道:“你真的什么感觉都没有?”

“真没有!”付苏摇头,“不过路易莎这么一说,我心里舒服多了,说不定我还可以被拯救一下!希望路易莎不是在单纯的安慰我……”

“没关系,不论你觉醒也好,没觉醒也好,都是我们的小学妹,我和其他学姐们都会保护你和其他学妹的。”他安慰道。

以前付苏来学系里找他玩的时候,也念叨过几次觉醒的事,但那都属于半开玩笑的性质,他没当真,因为他觉得付苏缺乏觉醒的迫切感和必要性。

其他人觉醒是因为往往面临着不觉醒就得死、或者遭遇比死还可怕的绝境,就像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如何如何一样,但付苏根本没有这种情况,她的生活平安幸福、几乎无忧无虑,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尝遍苦难、波折,最后在九死一生之间才觉醒能力,而更多的人同样尝遍苦难,依然受限于体质或者其他原因没有觉醒而直接死掉,她们又向谁诉苦呢?

付苏就像事先想好的那样,不论心里是否失落和失望,都保持着笑容打哈哈道:“我绝对相信婵姬学姐!不过保护就免了吧,我没觉得我有什么需要保护的~”

“说完了没有?”蕾拉敲了敲她奢侈手表的表盘。

“路易莎你稍等一下,我去里面借教材,奥罗拉学姐应该已经跟编纂老师打过招呼了。”他跟路易莎讲完,又对付苏说道:“你英语好,要是没事的话,你留下来帮我给路易莎翻译吧。”

付苏本想回宿舍抱住枕头悄悄抹泪的,不过也不知道是因为路易莎的解释还是江禅机的安慰,或者是她心里的侥幸心理,总之她已经没那么失落了,点头答应。

About the author

头像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