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日历

    2022年11月
     123456
    78910111213
    14151617181920
    21222324252627
    282930  
  • 功能

抖音黄版本

Posted By on 2022年9月8日

虽然是想父母了,虽然委屈就该哭出来,可乔舜辰听着秦静温的哭声就心疼,想让她尽快平静下来,于是开口安慰着秦静温。

“好了,好了孩子都担心的看着呢,不要在哭了。”

然而安抚之后并没有效果,乔舜辰只能想别的办法制止。

“别哭了,我今天喝酒头都疼了,该哭的人是我。”

乔舜辰苦兮兮的说着,还别说,这一招真管用。秦静温立马就抬头,眼泪都没止住,就露出担心的神色。

“很疼么,上楼我给按摩。”

秦静温说着就拉着乔舜辰的手朝楼上走去,一边走还一边责怪着。

“都说了不让喝酒,一点都不听话,现在头疼了吧。以后在不听话没人理,疼死算了。”

秦静温唠叨着,还不忘擦着眼泪,而身后的乔舜辰却偷偷的笑着。

周末了。乔德祥打电话让乔舜辰带着孩子过去,但电话里并没有提到秦静温。

秦静温知道自己并不受欢迎,很有自知之明的拒绝了乔舜辰一起同行的邀请。

“和叔叔带孩子过去吧,今天周末我带静怡出去买几件衣服。”

春风里的娇媚辣妹

买衣服是借口,不让乔舜辰为难才是真正原因。

“对了,帮我谢谢董事长,谢谢他答应我和孩子在一起。”

秦静温不忘补充一句,自从搬来这里,她还没联系过乔德祥。虽然这个结果没有让她满意,但对于乔德祥来说已经是退步了。

“带着静怡一起去,衣服可以晚上回来再去买。”

乔舜辰坚持,爷爷没邀请秦静温,但他没有正式结婚之前,秦静温是可以去的。他想一家四口一起去,想让爷爷看看他们有多幸福。

“我还是不去了,董事长可能找又别的事情,要是去了说起来也不方便。下次,下次我一定跟们一起去。”

秦静温还是拒绝了,因为她没忘了乔舜辰还要娶妻的事实。

“快去吧,别让董事长等着急了。我和静怡也该走了。”

秦静温说完转身走向孩子,又交待了一番。

“们两个一定要懂礼貌,不能惹太爷爷生气。”

“知道了妈咪,我们会听话的。”

两个孩子都跟秦静温保证了,秦静温这才放心。

看着乔舜辰他们离开,秦静温心情有些糟糕。这种情况下要是还能若无其事,可能她就是没长心的女人了。

乔德祥不叫她一定有原因,答应了他们在一起,她也搬来城郊好几天。在乔德祥看来,是时候谈相亲的事情。

秦静温开车载着妹妹先是来到了父母的墓地,这一次她没有哭,没有心事而是带着微笑看着父母。

“爸妈,我们今天难得一家四口团聚,一定很开心吧。静怡越来越优秀,是们的骄傲也是我的骄傲。”

“姑姑出去散心了,过段时间就回来,所以我也没拦着。她年纪大了,一直在为我和静怡付出,也该出去走走了。”

“们什么都不用担心,所有事情我们都可以自己处理。”

秦静温说着让父母安心的话,一边的秦静怡却听得直掉眼泪。

“爸妈,想们。”

虽然一切都好了,但看到父母,秦静怡还是会想到当初他们有多难,想起车祸现场有多惨烈,想起父母满身是血的悲惨。

“好了,这样爸妈心里不舒服,也不会安心的。我们最难熬的时候都过来了,那时候都可以坚强的挺过来,现在怎么就心软了。”

秦静温把妹妹搂在怀里安慰着。

她也想哭,但两个人不能一起哭,爸妈看见了九泉之下难以安心。

秦静怡很听话的抹了抹眼泪,可是想爸妈的那份心没有丝毫的减弱。

她不说话,也不哭了,只是脑海里不断的出现车祸现场。

秦静温看秦静怡发呆,赶紧带着她离开,生怕她陷进回忆无法自拔。

来到车上,秦静怡的情绪有所好转。

“姐开车吧,我们去买衣服。”

听到秦静怡开口说话,秦静温悬着的心才多少放下一些。

秦静温启动车子,开始平稳的形形式在进城的公路上。

秦静温一直找着愉悦的话题,比如说班上有没有男生喜欢秦静怡,有没有秦静怡喜欢的男生。

秦静温还鼓励秦静温谈爱,让她和同学之间搞好关系。

然而这些话题都不进不了秦静怡的耳朵。

“姐,当年爸妈出车祸的时候……”

“静怡事情都过去了,不要去想。命中注定我们没有父母的陪伴,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,我们能做的就是接受命运的安排。”

秦静温听秦静怡的话,就知道她还没走出刚刚的意境,赶紧开口打断了秦静怡的话,生怕她说起车祸现场。更怕她受到刺激一病不起。

秦静温继续说着,一点机会都不留给秦静怡。

“我们现在多好啊,学习优秀将来一定能找个好工作。我呢可以跟两个孩子在一起,也可以自食其力的养活两个孩子。我们的债都还清了,不用奋力去拼搏。日子越来越好……”

“姐,我们的债没还完。对方车主的损失我们还没还清。”

秦静怡打断了秦静温的话。

虽然这些事情秦静温不和她说,但她都知道。

“钱早就准备好了,只是没找到人。这不算债务。这件事情就别担心,总有一天人会出现的。”

秦静温不意外秦静怡知道这件事情,却担心她把这些都装在心里,无形中给自己压力。

“姐这么多年一直不提爸妈车祸的事情,我知道是担心我的病。不用担心了,我现在有勇气面对。”

“自从乔叔叔每天接送我上学,我就特别想爸妈。也想正视车祸现场,只有这样我才能彻底走出阴影。”

秦静怡只是想把姐姐和姑姑这么多年都没问的问题说出来,这样她才能真正的坦然面对。

“姐,让我说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

秦静怡侧头看着秦静温,征求着她的意见。

尽管秦静怡和这么说了,秦静温还是有些担心。

不过秦静怡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,只有自己能面对当时的现场,才算走出阴霾。

秦静温找了个安的地方把车子停下来,让秦静怡安静的把想说的都说出来,也让自己在听到车祸现场时不至于心手都发抖。

“说吧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。有姐在不用怕。”

秦静温算是给予鼓励了,让秦静怡更有勇气去面对。

秦静怡沉默片刻,才开口。

“公司破产的事情我不太清楚原因,破产之后爸和妈商量事情的时候我才听到。那天放学回家,爸妈已经把行李都收拾好,妈说家不能继续住下去,我们一起去国外找姐姐。”

“妈说的算委婉的,其实我知道是债务缠身没能力偿还我们必须出去躲一躲。”

“我什么都没说就跟着爸妈走了。爸开车,妈在副驾驶,我在后面中间的位置。爸显的有些慌,总是有电话打进来,爸不接,但也影响了他开车的注意力。”

“我一直盯着迈速表,一旦爸车速快一点我就提醒他。可是再快也没超过120,我就不明白了怎么就撞的那么惨。”

说到这秦静怡眼前都是车祸惨烈的画面,也控制不住的哭起来。

“静怡,接受不了就别说了。”

秦静温赶紧开口安慰着秦静怡,可她此时的心也是强烈的上下起伏着。

车祸现场秦静温是没有看过的,她接到消息回来的时候,车祸现场已经处理完毕。后来有看过照片和视频,当她看到爸妈都躺在血泊之中时,没有在继续看下去。

那时的心情无法用言语来形容,只觉得心都不是自己的,没有能力去承受那么惨烈的画面。

“我没事,这是事实,我用了这么多年才接受的事实。”

秦静怡觉得自己没有问题,继续说着。

“爸一个走神先是撞到了隔离带,然后弹回来撞到了右侧的车,在弹回去力度已经没那么大,而且有隔离带作为障碍……可我不明白怎么还是撞的那么惨。”

“我当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就看着爸的身体完变形,满身是血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别再说了。别再让爸妈经历一次痛苦,也别折磨自己。”

这次控制不住哭泣的是秦静温,却还要安抚着秦静怡。

爸走的很惨,她是知道的。妹妹这么一说,仿佛自己就在现场一样。那种锥心的刺痛犹如被打进地狱般。

然而话题已经开始,秦静怡不能让自己停下来。若是停了下来,她就没有勇气在说起。

“我叫着爸,爸一点反应都没有。又叫妈,才发现妈也浑身是血。我突然就害怕起来,以为当时的他们都已经走了。”

“姐……就是一个车祸,怎么能这么惨,还判我们责。”

秦静怡一边哭着,一边很不理解的问着秦静温。

这么多年她一直认为没有超速,没有违规。父亲的心里不淡定的确是有的,可是也不至于把责任都放在他们身上,让他们拿出巨额赔付。

“我们毕竟撞的是对面的车,责任大是应该的。”

秦静温稳了稳情绪继续说着。

“说出来心里就好受了,别的事情都已成定局就不要去想了。”

秦静温还是担心秦静怡承受不住,现在关于车祸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已经不重要,重要的是秦静怡能从那个阴影里走出来,能接受那个现实。

“姐,我想爸妈,他们要是活着多好。”

秦静怡控制不住情绪扑在秦静温的怀里大哭。

“我也想。”

想又能怎样呢,回不来了,永远回不来了。

About the author

头像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