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日历

    2022年11月
     123456
    78910111213
    14151617181920
    21222324252627
    282930  
  • 功能

向日葵下安卓免费ios版下载

Posted By on 2022年9月8日

看热闹的不嫌事大。

传送殿围观的这一大群长老和弟子,纷纷的朝着裁决殿里赶去。

有些还开始呼朋唤友,去凑这场热闹。

夏雷梅雪见状,心里叹了口气。

儿大不由娘!

她也只好跟去了。

这一回,她心里拿定主意了。

无论今日的事情闹大到什么程度,她都要坚决的站在她儿子这一边,哪怕是跟她的师门彻底的决裂。

夏雷坞陨保住了几分颜面,心情好受一些,也跟着夏雷折叶一起,飞向了裁决殿!

“折叶师弟,一会儿上生死台,你莫要这么快弄死这小子!我要你当着所有人的面,好好的羞辱和折磨他,让他生不如死,让他在所有人面前哀嚎惨叫。至于后果,我帮你担着!”

夏雷坞陨悄悄的传音给夏雷折叶。

有了夏雷坞陨的这番话,夏雷折叶心中大喜,便像是吃了定心丸般,他说道:“邬陨师兄放心,我定然不会让此子如此轻易死去的。”

小薇清秀迷人

……

裁决殿。

殿主夏雷广野是一位半步神劫境的强者,也算是金玄雷宗的老祖了。

他看到如此多的长老和弟子涌向裁决殿时,眉头微皱。

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情呢。

他半步神劫境的气场,席卷而出,无边的威势,笼罩场。

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声音不大,可每一个字,都如同一柄剑般,无比清晰的响荡在在场的每一个长老和弟子的耳朵里,让所有人的心里都一凛,如同头顶悬着一柄随时斩落下来的剑一般。

所有人都安静起来,只剩下沉重的呼吸声。

“启禀殿主!在下夏雷折叶,我和此子夏雷范天之间,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恨,今日特来裁决殿,上生死台,一决生死,以了恩怨。”

夏雷折叶赶紧上前一步,大声的说道。

夏雷广野看了眼这边神合境级别的夏雷折叶,又瞥了眼那边只有神魂境三重的夏雷范天。

这两人他都有些印象。

特别是那夏雷范天,乃是这一届收徒大典的第一名,非常的绝世天才,他还想要收这夏雷范天为徒呢,可惜夏雷范天没有选择拜在他的门下。

“夏雷范天,是这样子么?可有人逼迫你?若是有,你可以在这里跟我说!”

夏雷广野问向凌天凡。

在他看来,只有实力相差不大的两个人,才会上生死台来了结恩怨。

如果双方实力相差太悬殊,那实力弱的一方,岂不是来送死么?

所以,在听完夏雷折叶的一面之词后,他本能的就怀疑凌天凡可能是被逼迫的。

“启禀殿主,我完是自愿上生死台来跟夏雷折叶了结恩怨的。”

凌天凡声音平静的说道。

夏雷广野听完凌天凡的话后,眉头微皱。

他训喝道:“胡闹!一点小小的恩怨,便要上生死台?都是同门,哪里有化不开的恩怨?我这就让你们的师门长辈来!”

他懒得再听凌天凡和夏雷折叶述说来述说去的是是非非。

小辈闹别扭,既然他训斥不听,那就直接找他们直系的长辈来训斥就是了。

再者。

现在夏雷神族大劫,内忧外患,正是用人之际,这种上生死台分生死的事情,能少点就少点。

毕竟,能够成为老祖门下弟子的,哪一个不是天才中的天才?

将来都是夏雷神族未来的栋梁之才的。

特别是那个夏雷范天,乃是这一届收徒大典的第一名,只要不夭折,将来至少都能成长到神虚境。

……

太上长老殿。

凌天凡的师尊夏雷曹霸、夏雷折叶的师尊夏雷建阳、夏雷坞陨的父亲夏雷炎禹等老祖,都聚集在这里,商议着如今金玄大陆上传报上来的一件又一件的大事情。

他们忙得倒是有些焦头烂额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裁决殿的殿主夏雷广野的神念降临下来,周围的能量云集,凝聚出一个能量分身来。

“曹霸师伯,建阳师弟,我那裁决殿里,你们门下的两个徒弟要闹上生死台!我劝不听,你们两个说,该怎么处理?”

夏雷广野很直接的说道。

夏雷曹霸的名字虽然有一个“霸”字,平时给人的印象,倒是一副慈眉善目的老好人形象。

“现在是多事之秋,这些小家伙们,怎么如此不懂事?还要上生死台?他们这是要反了么?这是我门下的哪个不懂事的弟子?”

夏雷曹霸一副很生气的样子。

旁边的夏雷建阳毕竟是半步神劫境,在夏雷曹霸这样的神劫境老祖面前,地位还弱了一筹。

他赶紧赔笑脸说道:“曹霸师伯,你门下的徒儿,都是乖巧听话,管教有方的。说不得,这一次是我这边的弟子不懂事呢?”

旁边的夏雷广野直接说道:“曹霸师伯,你门下的弟子就是那个夏雷范天,这一届收徒大典考核第一名的那个。建阳师弟,你门下的弟子叫做夏雷折叶,南三域域主夏雷康明的儿子。”

“夏雷范天?”

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,夏雷曹霸的眸子里,一抹寒芒闪烁而过。

他们邪修里,有好几位邪修骨干之死,便是以此子有关了。

不过,在他眼中,那夏雷范天还是一个小人物,不值得他亲自出手来捏死,以免暴露身份。

所以,他依旧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。

旁边的夏雷建阳赶紧说道:“曹霸师伯,我这就去将那夏雷折叶叫回来,狠狠折罚其一番!”

不管这里的事情谁对谁错,既然闹到了他们老祖这里,那他是晚辈,自然是想着息事宁人,献给夏雷曹霸面子和台阶了。

谁知道夏雷曹霸反倒是摇头起来,说道:“既然都闹到上生死台的地步,这恩怨不过问一番,怎么知道谁对谁错?若不知谁对谁错,又怎么好折罚?否则,我们这些做长辈的,不分青红皂白就压下弟子之间的恩怨,只会适得其反。”

夏雷曹霸这番话,反倒是让想要息事宁人的夏雷建阳一愣了。

要追究对错?

那这件事情的性质就变质了,而他和夏雷曹霸双方,就会有一方要落面子了。

这可不是他愿意看到的啊。

再说了,现在是非常时期,金玄大陆焦头烂额的事情一大堆,他们处理都处理不完呢,怎么有时间和心情去处理两个小辈的恩怨对错?

About the author

头像

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