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日历

    2022年11月
     123456
    78910111213
    14151617181920
    21222324252627
    282930  
  • 功能

高清可看app

Posted By on 2022年9月8日

“完成了本次阎浮事件所有要求。”

“必须在半个小时内结算并回归。”

李阎躺在丹娘的大腿上,把眼前大串的金色文字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,顾不得起身,率先查看起自己的状态栏来。

除了“泉浪海鬼”和“天命雅克”以外,果真多了一行字。

【丧魂】:失去了三魂七魄当中的“爽灵”和“尸狗”,形若痴呆,终日苦闷。

李阎猛地坐起身来,和丹娘交面对视,那直勾勾地眼神叫丹娘吓了一跳。

李阎先是扯了扯嘴角,做出一个笑的表情,确认自己没有受到“丧魂”的影响后,把一切的困惑和恼火统统压到心里,冲丹娘说道:

“跟我回去吧。”

丹娘听了一愣,方才李阎的眼睛张如铜铃,分明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,可她没想到李阎坐起身,第一句居然是这个。

“跟我回去,好么?”

李阎重复了一次。

“……”

长发飘逸清纯美貌靓丽美少女唯美写真

丹娘没有拒绝,可也没答应,而是盯着李阎目光流转了一会儿:“是不是,遇到麻烦了?”

李阎听了一笑,只是脸上多少有些苦涩:“我估计,我是被别人卖了,还要背一口大大的黑锅啊。”

说着,他又看向丹娘:“只要没有欺骗我,别的我都无所谓。”

丹娘听了皱了皱眉毛,突然低下头不说话。

李阎唔了一声,轻声道:“还生我气?”

丹娘耸了耸肩,冲李阎勾了勾手指,李阎皱把脸伸过去,没成想丹娘一脑袋撞了过来,李阎平素就是硬挨一记铁榔头,也不会受太重的的伤,却被这一记头槌砸得眼冒金星。叫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。

“小惩大诫。”

丹娘盯着李阎,腮帮鼓了鼓,看李阎拿手腕捂着脑袋的样子,又勾了勾手指。

“还来啊?”

李阎下意识把脸伸过去。紧跟着,他额头传来一阵沁人心脾的柔滑和冰凉,这温柔的触感叫他似曾相识。

丹娘直起身子,翠色的袖子掩着半张脸:“小惩大诫。”

两人对视了一会儿。突然,悠扬的钟声响彻山际。

半山腰上,一个扎木簪,穿黑白道袍的道士砰地推开朱门,冲大真人殿嚎啕大哭,情难自已。其余的山峰上,也或多或少传来哭声。

咚~咚~咚~

包着红布的钟杵一记又一记地撞击在铜钟上,错落山腰的宫观传来嘈杂的诵经声,夹杂着一些人撕心裂肺的哭声。

漫山遍野的哭声和诵经声越来越大,出奇地是,没有一个人在意李阎和丹娘,尽管张义初确确实实是死在了李阎手里。

“先离开这吧。”

李阎走到张义初和金山老祖的尸体面前,刚一弯腰,半空中的怒斥声已经到了。

“恶贼安敢亵渎天师遗蜕!”

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,唯有一道赤色符火凌厉地当头劈下,却被一旁的丹娘甩袖子拍散。

李阎抱起金山老祖的枯槁尸身,冲丹娘道:“我们走。”

丹娘轻轻点头,法磬声,锣鼓声,哭声中,两人并肩下山,居然没有一个龙虎门人加以阻拦。

眼看两人快出了龙虎山的山门地界,六名穿着红色威严法袍,身上带着残疾的灵宝道却早早在天门峰下等候。

“两位请留步。”

瘸腿老道诵一声道号,踏前一步。

“还要再打么?”

李阎冷笑道,如果他想,随时可以回归,虽然他不太想现在离开这颗可能以后再也没机会来的果实,但这几个老道一定拦不住自己。

“朝廷的事,自有朝廷做主,只是请山灵和镇抚,归还我龙虎山几样镇山重宝。”

李阎扬了扬脖子:“我没听懂,指的是什么?”

“《太平洞极经》,三五斩邪雌雄双剑,还有阳平治都功玉印。”

丹娘闻言颔首:“书印两样的确在我手里,至于两把斩邪飞剑,应当还在天师的法蜕身上才对。”

李阎眼睛一眯,没有说话。

“那就请山灵归还书印,今日天师羽化,龙虎山不欲再做纠缠,旁的恩怨,我们他日再做清算。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丹娘点头:“只是请贵府天师亲自上门,向我索要书印。”

“山灵,莫要欺人太甚!”

丹娘摇头,不再说话。

李阎却开口了:“山灵上山之初,大可以在龙虎山上掀起一场血腥来,可足足两个多月,直到斩邪双剑破去她大半法力,她可曾伤害过龙虎山一条性命?她几时欺人太甚?也说书印二物,是天师道镇山重宝,们既然不是龙虎山天师,又有什么资格持有这两样宝物?若是今天给了们,明天又跳出几个龙虎门人,向她索要书印,我难道能把责任往们几个身上推诿么?”

“李镇抚,已经叫野魅迷了心智,!”

瘸腿老道说到一半,大真人殿的钟声突兀急切起来,几名灵宝道的神色顿时激愤起来。

“师兄,这钟声……”

带白眼罩的老妪有些迟疑,这钟声一起,是太乙阁在召集山中门人,这时候响钟,太乙阁和几位义字辈名宿的意思,分明是要放他们两个离开!

瘸腿老道深吸了一口气,刀刻似的斑驳面庞上涌上一股血色:“年纪大了,难免耳背。师妹说什么钟声,我怎么半点听不见?几位师弟,们可听到了么?”

另一名脸上遍布刀疤的矮个子老道往前一步:“师兄问的是,我也什么都没听到。”

老妪见状,当即闭嘴。和其他几名灵宝道站在一起。场上气氛剑拔弩张起来。

地上开始有青色的山火涌动,李阎的手也摸到了金母大剑上、

瘸腿老道双眼圆睁,猛地一扬袖子,李阎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,单论符箓威力,这些灵宝道的水平未必在张义初之下,没成想一张符纸从瘸腿老道的袖子里软趴趴地滑落到地上,什么光焰也没有。

瘸腿老道下意识一怔,其余几名同时出手的灵宝道也发觉,自己的符箓完全不灵了。

瘸腿老道咬破中指,鲜血在半空划出痕迹,他念起十几年未曾念过的咒语:“天道清明,地道安宁,人道虚静,三才一所,混合乾坤,百神归命,万将随行,永退魔星!”

剑指戳向丹娘,却依旧什么也没发生。

“这!”

瘸腿老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一阵轻灵的笛声自大真人殿流传出来。

大真人殿门前的道庭上汇聚众多龙虎门人,都跪倒不语,朏胐骑在一只大白鹤的背上,双手持竹笛。笛声婉转中,朏胐的眼泪啪嗒啪嗒落到地上。

“小高功……”

瘸腿老道双目赤红,他干涩苍凉地笑了一声,扬起手抽了自己一个巴掌,清脆地巴掌声声入耳,直到自己的一边脸腮开裂出血,他才吐出一口淤血,转身离开。

其余灵宝道默然无语,也跟在瘸腿老道的后面,背影十分落寞。

“我们走吧。”

李阎冲丹娘说道。蓦地,他似乎听到什么,仰起头眺望远方。

山坡对面的林子里,突然有飞鸟惊起。一道黑影越出树林,正是飞雷。

它远远看见李阎,四蹄翻飞,跑的更欢实了些,还扬起前蹄,发出长长的嘶鸣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赣州,大幻窟旁野林。

查小刀透过林子仰望漫天星光,丢掉手里的烟头把它踩灭,仔细一数,少说,地上也有二十来个抽干净的烟嘴。

“这次的事,其实我没帮上太多。”

“能陪我来这一趟,就已经帮了我大忙了,回去如果有人找麻烦,只管说实话就行,本来也没的相干。”

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我估计,我是叫姓张的天师老头给拿捏了……至于具体的事,我估计我得等回去才能弄清楚。”

“信不信,这次以后,就彻底扬名阎浮了,十主都得对竖大拇指。”

“这么一说,我还挺高兴的。”

“高兴个屁!知道这次得罪多少人?捞到什么好处了?”

“船到桥头自然直。跟小曹打个招呼再走吧。”

“再说,准备怎么办?”

“我赶不回来了,必须半个小时以内回归。所以我托丹娘,先把金山老祖的尸骨送回大幻窟,再回家。也算终人之事了。”

“俩和好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这儿的事怎么办?不能就这么结了吧?果实鳞·丁酉二十四,现在已经被摘取掉了,咱们这次出去,恐怕就进不来了。”

“呵……”

会话这边,李阎重重叹了口气,半天才道:“小曹总念叨什么来这?大丈夫只打九九,不打加一。我不可能每次都通吃,输一次就输一次。”

他抬起头,不远处的山坡,丹娘骑在飞雷马上,正抚摸它油亮的毛皮。

“不过老婆本还在,总没有输得当裤子。这次吃了亏,下次赢回来就是了。”

查小刀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还是心宽,那就这样,回去咱们再说。”

“回去再说。”

查小刀切断了会话,回头看了一眼大幻窟的方向。

“回归。”

说罢,查小刀一点点碎成蓝色的碎片,消失不见。

About the author

头像

Comments